Makoto♡

从心❤

【叶黄】二十四节气之夏至

#叶修和他的小狐狸#之四


以后大概可以直接二十四分之几这样写标题了,因为越写越发现其实跟节气有一毛钱关系啦!


食用愉快!


字数:3421


                                                                                


        五月十七,夏至。宜出行。


        入夏以来雨水日渐多了起来,山里头的雨往往来的又密又急。


        小狐狸最近跟院外一里地的那棵老松树上新生的小松鼠玩得很熟,小松鼠只是小松鼠,算算日子应当是三月才出生的,长了两月有余,可如今身体还没有小狐狸的脸大,但这丝毫不妨碍小狐狸跟它交流。


        山雨来的时候小狐狸正跟着小松鼠在往老松树高高的树洞里塞坚果,雨点从松针里砸下来,落在地下枯叶上劈啪作响,小狐狸听得声音赶忙抱着树干一溜儿滑下来。


        前几日下雨积起的大大小小的水塘都尚未干透,这会儿几点雨落下来,不多时地上就又湿又滑,小狐狸两手紧紧捂着头顶朝天的两只狐狸耳朵,脚丫子光着踩在泥地上跑得飞快,才不管身后溅了一尾巴的泥水。前几日小家伙被雨淋过,耳朵里进了雨水,湿湿的难受不说,末了叶修还拿了布条拧成一长条往他耳洞里塞,说要将雨水吸出来,叶修下手才没有轻重,戳得他耳朵又痛又痒,那才是真的难受。太可恶了。


        一里地说长不长,等跑到屋檐下小狐狸依旧淋了一身水,叶修像是知道他回来了,小狐狸还在廊下跺脚甩尾巴,冷不防眼前一黑,被一块大大的棉布蒙了一身。小狐狸扒拉开棉布,裹着身体露出脑袋,叶修就靠在门边谑笑着看他:“哟,这是哪里来的一只落了汤的狐狸?”


        “呸呸呸,你才落汤狐狸呢!这都什么破天气,说下雨就下雨。”小狐狸裹着棉布抱怨,眼看要将自己裹成一团,动弹不得,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叶修,一脸讨好,“老叶来帮帮我呗,这东西太难缠了,咦!我要摔了!”


        叶修把小狐狸一把搂过来,小家伙已经长大了不少,两只耳朵一抖一抖,直长到叶修的腰际了。“你变回去,我来给你擦干。”

  

        小家伙不情不愿地哼哼两声,裹得紧紧的棉布瞬间松松的掉了下去,小狐狸的本体很小一只,比小松鼠大不了多少,这会儿正在布团底下团团乱转。


        叶修无奈地叹气,一手轻轻抚上小狐狸的背,“别动,再动更出不来了。”


        看着小家伙猛地停住的身形,叶修差点以为自己给他下了什么咒了。


        小狐狸很少会现出本体,特别是当着外人的面,但是在叶修面前却无所谓了。


        叶修把小狐狸抱起来,软软的一团窝在怀里,方才那一阵动静小家伙的皮毛其实已经差不多干了,叶修空出一只手来捡起地上的棉布团抖了抖,完全无视小狐狸脸上肉眼可见的嫌弃就盖在了他小小的身体上,从头顶开始,顺着绒毛往尾巴上轻轻揉搓,小狐狸被揉得舒服了,眼睛眯得弯弯的,喉咙口打着轻微的呼噜。


        小狐狸平日里漫山的乱跑叶修也尽量不拘着他,只是入夏以来两天一场小雨,三天一场大雨,山后头那条原本浅浅的小河川也水势愈发急了起来,连带着流进院里那方小池塘的水都带着河底泛起的泥水。小狐狸水性委实不算好,叶修最近三令五申要他离得水边远远的,小狐狸贪生得很,他跟着叶修去河边探过一回,自然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也就难得的乖乖听话了。


        屋外氤氲着一层地里头带上来的浊气,混着林子里漫出来的水汽,山上像是罩着一层灰蒙蒙的烟雾。阴沉沉的天气,小狐狸看着这样的小山林总是提不起劲。


        小家伙身上已经干了,他轻轻一跃从叶修膝上跳下来,前爪扒了一下耳朵,又抖了抖身体,然后变回了他最常见的人形,一身浅棕色的短打也像是洗过了一般,干干净净。


        小家伙可不想跟叶修在家里干坐着,他拉着叶修的手臂,尾巴甩得起劲——叶修最是熟悉这样的小狐狸,准是有了什么要求,要撒娇了。


        果然,小狐狸笑得谄媚,“老叶老叶,我们吃酒去吧。”


        叶修忍着心底的好笑,看着他不做声。


        小狐狸有些心虚,可耐不住自己勾起来的那点小心思,只好把尾巴摇地恨不能上天入地。叶修也不再逗他,从袖笼中取出千机伞,轻轻念出一个诀,千机伞在一阵轻柔的白光里又化作了琉璃壁垒的灯笼状,只是没了萤虫作灯芯,这会儿仍是黯淡没有光亮的样子。


        千机伞浮在半空中,叶修伸出右手,覆手将掌心对着灯芯,小狐狸只能看到他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不多时,灯芯处一丝鲜红的微光越闪越亮,直到将整个灯笼铺满了,才停止了闪烁,却仍旧浮在空中,叶修的手指一点,灯笼便往屋外慢悠悠瞟了出去,是在为他们引路。


        叶修回过头来看向他,对着小狐狸伸出手来,“少天,跟上来。”

 


        小狐狸说的吃酒去是往兴欣的酒肆去。


        酒肆的老板娘就是当初携了一众老小来围观小狐狸的那只雀鸟,那间小小的酒肆是从她父亲手中继承下来的,数来在流离之地也已经存在了几百年,下至误入迷境的世间凡人,上至寻香而来的天界上神,酒肆里每一寸地方都有一个缘故。


        流离之地横跨三界边缘,挂着兴欣招牌的酒肆开在离人界最近的地方。叶修带着小狐狸从迷雾中来,两人停在门口看着灯笼熄了火,又被叶修收回袖笼中。叶修抬手在招牌的右下轻轻扣了三声,漆黑的木牌晃动了两下,听得咯噔一声响,是门开了。


        小狐狸松开握着叶修的手就往里头冲,一路还熟络地跟零星的两三位客人打过招呼。


        “老板娘,我们又来讨酒喝啦!上次的白桃酒可香了,这次还有吗?我能带回去喝吗?老板娘!”小狐狸的声音透着满心的欢喜,这里叶修带着他来过有四五次,每次都有不同的客人,可也总有那么几个老面孔,小狐狸跟叶修打探过,起初还被他骗得一愣一愣,直到老板娘端了酒盏出来,伸手撞了一下叶修,对着小狐狸说,别听他瞎讲。

 

        小小的雀鸟从屋顶上飞下来,转个身变回人形堪堪落下小狐狸身前。


        “呀,果果!”小狐狸很喜欢这个脾气率直的老板娘,当然,其中有一部分是喜欢老板娘家的果酒。


        小狐狸还小,叶修也不敢教他正经喝酒,但兴欣是酒肆,这里除了酒概没有别的。叶修带着小家伙第一次来的时候小家伙闻着满屋子的就像几乎就要醉倒在他怀里。叶修偶尔也喝酒,他不挑,琼浆玉露跟兑了水的清酒,在他而言也无甚差别。


        兴欣卖的都是同一缸酒,不同的人喝着却是不同的味道,小狐狸当初听了便跃跃欲试,缠着老板娘半日,无果,又缠着叶修半日,依旧无果。小家伙气得就要去抢叶修杯中那一小口,最终是老板娘是在看不下去了,从楼上取了茶碗大小的半盏果酒堵住了小狐狸的嘴。


        白桃的果酒只有那一壶,果子是陈果从人间买来的,酿酒的水却是天池边薄薄的水汽凝成的,为了取这一壶的水她在天池守了一月有余,如今倒好,半壶就这样进了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肚里。


        叶修看着小狐狸明显喝醉了傻笑的模样,再看老板娘一脸的心疼,开口道:“以后我们少天可还望老板娘多担待了。”弯着嘴角轻笑的样子陈果看着只觉得眼睛疼,再一想那壶酒,心也疼。


        第一回来兴欣,小狐狸是躺在叶修怀里打着酒嗝回去的。


        第二回来的时候小狐狸拍着胸脯说:“我这次可是做好了准备来的,老板娘我还要上次的酒!我要喝杯子,老叶那种大小的杯子,上次就是杯子太大了才喝多了,这次少点,少点就好。”然后一杯酒下肚,小狐狸砸吧砸吧嘴,除了甜甜的甚至没能尝出来桃子的味道,于是央着老板娘再给他倒一杯,一杯又一杯,三杯酒喝下去,小狐狸又只剩下傻笑的份了。


        叶修抱着傻狐狸跟陈果告别,傻狐狸望着叶修的脸,嘿嘿一笑:“我有两个叶修啦,不,是叶修哥哥,我有两个叶修哥哥,嘿嘿嗝。”叶修看他喝得眼圈都红了,指腹轻轻地揉上小狐狸的眼睛,“下次少喝点,小酒鬼。”


        原本站在门口跟两人挥手告别的陈果这下子直接关了门送客,雀鸟的眼睛再好都要不好了。


        后来再来的时候叶修也不喝酒了,顺带着也不许小狐狸喝酒。小家伙念着那壶没喝完的果酒一直念到了现在。


        陈果甫一落地,就听小狐狸喊着要酒喝,眼角一抽,“那壶酒喝完啦,你都一个多月没来了,一滴都没给你剩下了。”


        “诶!都是老叶的错!他都不肯带我来!”小狐狸一听酒没了,调转枪头就指向了叶修,“你你你!还我酒!早带我来多好,这下我的酒没啦,你说你拿什么来赔?”


        叶修听他叨叨完,冲着陈果点点头:“既然没了那我们就打道回府了,老板娘回见了啊。”


        小狐狸一听可急了,扒着酒柜的台子不放手,一边还回头冲叶修直嚷嚷:“我不走我不走,好不容易来一遭你不能让我白来,老板娘你不知道,叶修带我走的路黑漆漆的,除了前面的千……灯笼,什么都看不到,早了这么大的罪来这一趟他还不准我喝酒,坏死了!我不回去!”小狐狸说完吐着舌头冲他略略略。


        陈果先忍不住笑了,于是叶修也没能忍住,往旁边空着的椅子上一座,“老板娘,这儿的招牌来一壶。”


        小狐狸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但见叶修坐下来了,好歹也松了口气。然而一想到自己被喝了的酒,又是一阵气闷,可怜巴巴的望着陈果。


        老板娘招他不住,笑着说:“白桃酒没了,前几日新酿成的青梅酒倒是有一壶,少天要不要尝尝?”


        小狐狸连连点头。


        叶修坐在角落里看着小狐狸摇着尾巴满脸期待的模样,这样宝贝的狐狸,将来他可是要舍不得还回去的。


        小狐狸小心翼翼地端着他的半盏青梅走过来,叶修觉得他喝进嘴里的酒也是青梅的味道。



                                                                                  


每篇文字都在纠结措辞,文笔拙劣,感谢大家不嫌弃看到这里


打腹稿的时候预计要出场的兴欣众妖结果都没能出场QAQ


欢迎评论!

评论(14)
热度(225)

© 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